<ruby id="8sfcv"><table id="8sfcv"><b id="8sfcv"></b></table></ruby>

<th id="8sfcv"></th>
<em id="8sfcv"><acronym id="8sfcv"><input id="8sfcv"></input></acronym></em>
<th id="8sfcv"></th>

四川經濟社會發展研究

以創新驅動引領產業發展

宋揚

2023-07-19 02:57

蔡之兵
四川日報 2023年07月17日11版

高質量發展是以創新驅動為第一動力的發展模式,是以現代化產業體系為載體的發展模式。因此,實現高質量發展目標,必然要求科技創新和產業發展能夠深度融合、相互促進和協同壯大。作為我國典型的人力大省和經濟大省,四川在探索以創新驅動引領產業發展的科學路徑上,具有得天獨厚的發展優勢和責無旁貸的歷史使命。

科技創新是產業發展的核心驅動力
  國際經驗和國內實踐都已經充分證明:不創新就無路可走,善創新才能后發趕超。不管是后發國家,還是發達國家,如果能夠持續創新,就可以保證國家產業體系具有源源不斷的升級動力;倘若難以持續創新,國家產業體系很快就會喪失國際競爭力并最終被其他國家所趕超。因此,科技創新既是產業發展的核心驅動力,也是保障國家競爭力的根本動力。與此同時,產業經濟學理論也指出,科技創新與產業發展之間存在相互影響、相互關聯、相互促進的密切關系。在這種背景下,推動科技創新和產業發展的深度融合是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根本前提。
  科技創新和產業發展的深度融合是構建新型舉國體制的必然要求。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二十大報告中指出:“完善黨中央對科技工作統一領導的體制,健全新型舉國體制”。新型舉國體制是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通過政府力量和市場力量協同發力,凝聚和集成國家戰略科技力量、社會資源共同攻克重大科技難題的組織模式和運行機制,其特征是充分發揮我國制度優勢,并綜合運用行政的和市場的各種手段,尊重科學規律、經濟規律、市場規律。當前,面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歷史機遇與挑戰、面對部分西方國家的科技封鎖和產業脫鉤等行為,通過加快構建新型舉國體制,依托我國強大的資源調配能力與組織動員能力,實現科技自立自強和國家經濟安全目標已迫在眉睫。在新型舉國體制的構建過程中,科技創新體系和現代化產業體系是不可或缺的兩大主體。一方面,科技創新體系和現代化產業體系的發展水平,共同決定了新型舉國體制的發展能力,科技創新能力越強、現代化產業體系水平越高,我們突破“卡脖子”技術就越容易,確保國家發展安全就越有保障。另一方面,科技創新體系和現代化產業體系相互之間的聯系度、互動度、互嵌度,也從根本上決定了新型舉國體制的動態創造和升級能力。產業科技革命是一個動態過程,層出不窮的新技術、新理論、新應用都會在不經意間徹底改變國家競爭格局,因此,一個國家的產業科技創新體系是否具備足夠強的動態創新、動態應變、動態升級能力將至關重要,而這些能力直接取決于科技創新體系和現代化產業體系的融合質量。
  科技創新能夠為產業發展提供支撐。早在2012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廣東考察工作時就明確指出:我們要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加快完善創新機制,全方位推進科技創新、企業創新、產品創新、市場創新、品牌創新,加快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產力轉化,推動科技和經濟緊密結合。這一論斷深刻揭示了科技創新對產業體系的重要支撐作用。由于經濟活動的直接載體是產業體系,決定國家產業體系競爭成敗的關鍵因素是科技創新能力。從理論上說,一個國家的科技創新能力越強,該國產業發展的基礎就越雄厚、國際競爭力就越強,最終能占據的市場空間就越大。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加快推動了科技體制、產學研一體化、科研經費管理、人才評價激勵等方面的全方位深化改革,科技創新和現代化產業體系的融合程度進一步提高,國家創新體系正逐步成為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有力支撐。從科技投入和強度來看,我國全社會R&D(研究與試驗發展)投入從2012年的1萬億元到2022年的3萬億元,增加了3倍;從投入強度來看,從2012年的1.9%提高到去年的2.6%;從科研人員總量和質量看,我國從2012年的325萬人/年到2022年超過600萬人/年,規模多年保持世界第一,這也表明了我國的科技創新能力已得到顯著提高。然而,相比于科技創新能力的提升,目前科技創新對產業體系轉型升級的支撐力還具有較大提升空間,這也是推動科技創新與產業發展深度融合的必然要求。
  產業發展能夠為科技創新指明方向。產業發展和科技創新是相輔相成的關系,科技創新為產業發展提供支撐,而產業發展過程中所遇到的各種難題,又會反過來引導科技創新的方向。黨的二十大明確提出要以國家戰略需求為導向,集聚力量進行原創性引領性科技攻關,堅決打贏關鍵核心技術攻堅戰,這既是當前我國產業發展難題,也是未來科技創新體系的根本方向。
  從過去發展模式看,由于我國產業體系的發展與壯大過度依賴外部需求,其主體產業類型多為出口導向,整個產業體系與國際市場的關聯度與緊密度較高,與國內科技創新、市場體系的關聯度反而相對較低。此外,受過去傳統科技體制的影響,我國產學研一體化機制不通暢,科研機構的研究往往會根據國家相關部門發布的指南而展開,一定程度上忽略了企業和產業的發展需要并最終影響了整體發展質量的提高。實際上,國內外發展的經驗教訓都充分表明,科技創新活動不能脫離產業發展實際需求,否則就將成為“無本之木”“無源之水”??梢?,想要實現打贏關鍵核心技術攻堅戰的目標,就必須依賴于科技創新和產業發展的深度融合,這也意味著科技創新必須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因此,未來必須加快構建以產業發展需要為根本目標的產學研一體化機制,明確整個科技創新體系的研究方向,讓整個科技創新體系能夠為破除產業發展瓶頸、提高產業發展技術、增強產業發展能力等目標作出實質性貢獻。

以創新平臺建設破解科技創新產業發展“兩張皮”問題
  2022年,四川省的經濟總量已達5.67萬億元,距離六萬億大關僅一步之遙,處于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期。在這種背景下,四川要以實現科技創新和產業發展深度融合為目標,持續破解制約兩者深度融合的各種問題,不斷提高兩者的融合程度從而增強自身發展實力。
  從現實看,四川是全國科教大省,大院大所眾多、科技創新具有較好基礎。據統計,全省擁有各類高等學校137所、科研院所368家,擁有各類專業技術人員393萬人,2020年全省R&D(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首次突破1000億元,2021年R&D經費總量為1214.5億元,總量排全國第7位;2022年,全省新增發明專利授權2.55萬件,同比增長31.65%;有效發明專利擁有量10.87萬件,同比增長24.64%;每萬人高價值發明專利擁有量5.06件,同比增長25.24%。從全國范圍看,四川省的科技創新資源與能力都是比較突出的。
  然而,也要看到,四川省創新優勢并沒有完全轉化為高質量發展優勢,科技創新與產業發展“兩張皮”現象較為明顯,主要表現為引領產業發展的突破性創新成果較少,科技成果就近就地轉化率不高;企業科技創新主體作用不突出,全省企業研發投入強度不到全國的三分之二;高新技術企業1.46萬戶,僅為江蘇的三分之一,也不及安徽、湖北等省份。這些問題說明四川省科技創新成果的產業化、產品化轉化通道不太順暢,科技創新助推產業發展的作用路徑受到了抑制。
  進一步分析,之所以豐富的創新資源和優秀的創新能力難以轉化為最終的產業競爭優勢,原因在于缺乏支撐全省從科技強到產業強、經濟強的通道和平臺。因此,未來四川省要加快高標準建設重大創新平臺,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
  在地區創新平臺上,要加快推動西部科學城建設。要圍繞《關于進一步支持西部科學城加快建設的意見》提出的目標和部署,全面落實相關規定,并依據國務院辦公廳《支持綿陽科技城建設科技創新先行區的意見》以及《綿陽科技城“十四五”發展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西部(成都)科學城總體規劃和建設方案,將西部科學城早日打造成具有全國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在戰略科技平臺建設上,要重點推進實驗室體系的建設。全面落實國家實驗室服務保障的專項支持政策,推動國家實驗室高質量入軌運行。推進全國重點實驗室的優化重組,在2022年四川省已有3家實驗室優化重組進入了全國重點實驗室序列的基礎上,今年繼續推進10家左右實驗室優化重組進入全國重點實驗室。繼續推進4家天府實驗室高質量運行,同時啟動第二批天府實驗室組建工作,制定組建方案,支持有條件的地方組建第二批天府實驗室建設。在產業創新平臺上,要堅持分類發展思路,對于川藏鐵路技術創新中心這些已經在建的創新平臺,要加快建設;對于高端航空裝備國家技術創新中心等已經批復的創新平臺,要盡快啟動建設。此外,還要結合自身發展實際,爭創國家網絡安全技術創新中心、產業創新中心、制造業創新中心等一批新的國家級產業創新平臺。在功能服務平臺上,四川應加快推動建設“1+27+N”高新區科創公共服務平臺。要繼續加快國家技術轉移西南中心建設,布局建設天府國際技術轉移中心和一批省級新型研發機構,推進科技企業孵化器、大學科技園、國際科技合作基地、引才引智基地等服務平臺的建設,為四川科技創新優勢的發揮奠定堅實基礎。

加快建設具有全國影響力的創新人才集聚高地
  創新驅動本質上是人才驅動,與此同時,高素質人才也是現代產業發展的關鍵要素。在以創新驅動引領產業發展的過程中,四川應立足全省人才資源總量較大但高端人才偏少、高技能人才占比較低的實際,聚焦科技創新和產業發展需求,堅持以人才集聚為根本抓手,圍繞人才引進和人才培養兩條路徑,堅持以產業聚人才、以人才興產業,深入實施重大人才計劃,完善人才“引育留用”全鏈條體系,培育壯大青年創新人才、卓越工程師、天府工匠等人才隊伍,持續破解人才結構性難題,加快建設具有全國影響力的創新人才集聚高地。
  要加快完善建設創新人才集聚高地的制度保障。人才引進和人才培育工作是需要系統制度體系保障的長期工作,一方面要全方位提升人才服務保障制度的建設水平。完善聯系服務專家制度,鼓勵重點用人單位設立人才服務專員,建立重點人才需求收集辦理常態機制。積極拓展“天府英才卡”服務事項,細化完善人才安居就醫、子女就學、家屬就業等服務措施,探索人才“一站式”綜合服務。另一方面,也要著力完善激發人才創新創造活力的體制機制。加快開展人才先行區建設,強化用人單位評價主體地位,賦予科研事業單位人才“引育留用”自主權,推動科研事業單位專業技術高級崗位向重點發展學科、優勢學科傾斜。與此同時,要創新重大科技任務人才組織動員機制,鼓勵中央單位科研人員參與四川高能級平臺建設運行,對有發展潛力的科技人才和創新團隊,持續給予項目資金支持。
  要重視國內外優秀人才的持續引進?!皢柷堑们迦缭S,為有源頭活水來”,國內外優秀人才的持續流入,是確保全省經濟產業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在具體工作中,要圍繞全省經濟社會發展需求,以助力融入和服務新發展格局為根本目標,集成政策資源,加大支持力度,持續引入國內外高層次人才并發揮其在推動創新驅動、轉型升級中的引領作用。具體而言,就是要以“天府英才”工程為統攬,實施海內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高層次人才特殊支持計劃,大力聚集高端創新人才。一方面,要開展省級人才計劃前置改革,對重大創新平臺和重點用人單位給予人才計劃配額,健全重大人才計劃實施機制,培養引進“高精尖缺”人才和高水平創新團隊。另一方面,也要支持高校、科研院所與企業聯合引才用才、培養研究生,設立省級博士后專項資金,加大博士后培養引進支持力度。
  要重視自身人才培育能力的持續提升。人才培養基礎在教育,包括高等教育、職業教育在內的教育體系,能否成功培育出足夠多的、足夠優秀的人才是決定一個地區持續進步的關鍵前提。從當前的產業結構現狀與未來發展需要看,高等教育和職業教育都是不可或缺的主體,未來要堅持將提高高等教育質量與職業教育質量視為同等重要的兩大目標。一方面,要在全省高等院校深入開展“對標競進、爭創一流”活動,聚焦學科專業布局與產業發展匹配度、高端人才引育、適應社會需求的綜合型創新型人才供給、學科建設、科研創新、社會服務等方面存在的問題,堅持走內涵式高質量發展之路。另一方面,在提高職業教育質量上,要加快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和技能培訓體系,大力弘揚工匠精神,推進“技能四川”建設,健全技能人才培養和服務體系,培養更多高素質技能人才和天府工匠、大國工匠,實現由技能大省向技能強省轉變,源源不斷造就推動四川產業發展的高素質人才。
  【作者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教研部副教授、區域與城市經濟創新工程首席專家】

]]>

2023-07-19 10:57
11231
以產業高質量融合服務重大生產力布局調整 9香蕉视频√天堂官网在线_女子自慰喷潮A片免费观看_秋葵app视频入口官网_奇米在线在线精品
<ruby id="8sfcv"><table id="8sfcv"><b id="8sfcv"></b></table></ruby>

<th id="8sfcv"></th>
<em id="8sfcv"><acronym id="8sfcv"><input id="8sfcv"></input></acronym></em>
<th id="8sfcv"></th>